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眼泪,老天的慰剂

如果看到一个人,你的本能,会用什么话来安慰他? 不管是什么年龄,什么原因,多数的人的反应,一定就是那句典型的:“别哭,不要哭了。。。不要太难过了。。。” 哎,我最不喜欢这一套了。 对于一个人的伤心,你不是我,你怎么能深刻体会我的无助感? 痛苦,是唯一的意识根源。因为我们有知觉,而感觉忧郁。 伤心得只能用眼泪发泄,就让我尽情哭吧,我不想压抑。我没法伪装,我并不难过。悲痛就算没有尽头,眼泪或许犹如大雨倾盆,但过一段时候,终究会逐渐停止,泪水也有流干的时刻。我懂,人生怎能尽如人意。与其劝我别哭,不如静静的在一旁陪我,你的相伴,我会心存感激。 以前阿牛有一首歌:哭,歌词很有意思。“再坚强的心偶尔也会脆弱,心会痛心也会感动” 喜怒哀乐,就会有眼泪的存在。不管是喜极而泣,或是伤心欲绝的泪水,人们都需要感情宣泄。 哭后,总会觉得舒服多了。尽管问题依旧,再怎么绝望,也不至于比强忍眼泪来得难受。 想哭就哭,多好。 歌名:哭                                    作曲,填词,歌手:陈庆祥 以前我看到朋友哭我很羡慕可是我怎么逗我自己怎么弄我自己我的眼泪都流不出 总觉得能够哭的朋友都很幸福能够把满腔的无耐满腔的痛苦让泪水带走 最苦是泪水在哽在心头流不出就像要爱却不懂得怎么去爱自己哭过后才明白流过泪的眼睛将生命看得更清楚 只有真正懂得付出的人才懂得何为哭为何哭再坚强的心偶尔也会脆弱心会痛心也会感动只有曾经真心付出的人才懂得何为哭为何哭泪水要记得为真心保留眼泪别白白的流 心情鸟语:哭不出来, 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歌词仓库 | 3 Comments

一幅名画背后的世纪绝恋

http://qkzz.net/magazine/1005-6955/2009/06/3527589.htm 2004年5月5日,在伦敦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毕加索的代表作《手拿烟斗的男孩》以1.04亿美金的天价成交。这个价位创造了当时世界名画拍卖史的最高纪录,收藏界一片哗然,这幅名画的神秘收藏者立即成了世界媒体追踪的目标。 2004年11月20日,德国一位富商的辞世终于使得这位神秘收藏者浮出水面,直到这时,人们才惊奇地发现这幅名画背后有一个凄美无比的爱情传奇…… “拿烟斗的男孩”相恋邻家女 毕加索一生中有无数杰出的作品问世,其中《手拿烟斗的男孩》是他走过蓝色忧郁时期进入了粉红时期的代表作。这幅画在巴黎几经转手,最后被德国的犹太巨富格奥尔格先生收藏。格奥尔格家族以经营瓷器、钟表起家,19世纪初又涉及金融、股票和运输业,同时在莱茵河沿岸又拥有大量肥沃的土地。小斯帝夫·格奥尔格是这个家族的第四代单传,从小就受到了父亲精心栽培,才华过人。 格奥尔格先生有一个世交好友,名叫里查·霍夫曼,是一位来自美国的瓷器贸易商。他们两家在柏林斯冈艾弗德大街的住所紧挨在一起,霍夫曼先生的爱女贝蒂比斯帝夫小一岁,两人从小青梅竹马。 那时,斯帝夫一直把美丽又有些怯弱的美国女孩当做亲妹妹看待。从懂事以来,贝蒂一直以为她的兄长斯帝夫就是这幅《手拿烟斗的男孩》的模特,因为画中的少年与斯帝夫无论是相貌还是神态气质上太像了。直到贝蒂长到12岁才失望地得知,这画中少年与斯帝夫没有丝毫的关系。 每当贝蒂对哥哥有要求时,总会写一个小纸条贴在那幅画的背后。那时,斯帝夫最大的乐趣就是“检查”这幅画的背面,看看小贝蒂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请求。有一次,为了满足贝蒂想去维也纳欣赏音乐会的愿望,13岁的斯帝夫竟带着贝蒂坐了10个多小时的火车去了维也纳。结果,两个孩子在维也纳车站被格奥尔格先生派去的人“抓获”押回柏林,受到了父亲严厉的惩罚。 贝蒂所画的第一幅素描就是手拿父亲的烟斗站在这幅画前的斯帝夫。18岁时,贝蒂把自己的素描稿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斯帝夫,斯帝夫第一次吻了他心仪的女孩。 1935年初,战争的乌云已经笼罩着德国,格奥尔格先生把家族的大量艺术藏品和财产转移到瑞士。同时他力劝好友早日带家属到美国避难。但由于斯帝夫的母亲不愿离开故土而错过了逃离德国的机会。 1937年1月,在柏林的犹太人被大批地送进了集中营。格奥尔格先生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决定用重金购买英国护照,全家以英国侨民的身份逃出德国。但是,格奥尔格先生在紧要关头却被人出卖了。最后,在霍夫曼的帮助下,只有斯帝夫一人以难民的身份获得了英国某家庭养子的资格。斯帝夫与贝蒂一家准备乘坐同一辆火车逃出德国,但是到了登车时才发现,斯帝夫的名字竟被调到了下一趟火车的旅客名单上。不管霍夫曼先生如何同军方交涉,斯帝夫还是没有被获准与贝蒂登上同一辆火车。无奈,霍夫曼先生决定先到伦敦等着斯帝夫。 一对少年情侣在车站洒泪告别,贝蒂哭泣不止。斯帝夫更是柔肠寸断,但是他还是坚强地安慰他的小妹妹。火车渐行渐远,斯帝夫把右手贴在了前胸,示意贝蒂无论发生什么,他的心都永远跟她在一起。 可是,第二辆火车却没有开出柏林。 回到美国后的霍夫曼一家在时刻关注着战局的变化,担心着好友一家的命运。战后,霍夫曼与女儿马上奔赴德国,开始了寻找格奥尔格一家的艰难旅程。父女俩几乎走遍了德国境内所有犹太人安置点,最后,他们在德国政府的公文中正式获知,格奥尔格家族中除了少数几个逃到非洲的零散成员外,其他成员无一逃脱魔掌。未能找到斯帝夫及其家人,也没有斯帝夫任何的消息,贝蒂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离开了德国,并且发誓将永远不再踏入故土。 大使夫人泪沾传奇名画 1949年贝蒂嫁给了长她6岁的约克·格鲁尼,一个来自波士顿的优秀青年。1950年,她跟随新婚的丈夫,以美国驻英国大使夫人的身份来到了伦敦。再次回到欧洲,贝蒂感慨万千,她无法忘记自己曾经在伦敦火车站为了等待斯帝夫的到来,不吃不喝地站了几天几夜。深知妻子心事的丈夫告诉她一个消息,苏富比拍卖行正在举行拍卖,有许多犹太人为了筹备战后重整旗鼓的资金,正把家族祖传的艺术藏品奉出拍卖,贝蒂也许能在那里碰上格奥尔格家族的成员。贝蒂马上到了拍卖会现场,可是她并没有得到任何斯帝夫的消息。正当贝蒂准备回家的时候,她忽然惊异地听到了一幅画的名字:“毕加索《手拿烟斗的男孩》,曾经的所属人不详,是盟军从德国缴获的战利品,一万美金起价,所筹款额将交给‘世界犹太人基金会’。”贝蒂的泪水滚滚而下,她想都不想就举起了牌子:2.8万美金。就当时的世界名画拍卖来说,这个价位已经到了无人问津的高价了。贝蒂捧着画回到家中,一路上,她的眼泪没有断过,自己捧着的,正是那少年的心。 10年之内,贝蒂的三个孩子相继问世,她的人生开始变得充实而快乐。战争的阴影正一点一点地从她的心里驱散。她成了一个快乐的母亲,同时她活跃于美国上流社会的社交界,用自己和丈夫家族的声望来影响更多的美国人关心犹太人的命运和他们战后的重建事业。贝蒂自己亲自担任了“流亡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的顾问。 1965年10月里的一天,正在花园中修剪花草的贝蒂看见仆人带着一位陌生客人到了自己的面前。贝蒂一下子就被他忧郁的气质和深邃的棕色眼睛吸引了。客人穿了一套考究的黑色西服,稳健又优雅。他缓缓地摘下了帽子,微微地向贝蒂鞠了一个躬,轻声地对贝蒂说道:“你好吗?我的小贝蒂。”贝蒂的脸顿时失去了血色,手中的花剪也掉到了地上。是斯帝夫,他还活着!那种称呼她的方式,始终是只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他就是斯帝夫·格奥尔格。他还活着!28年了。在波兰的纳粹集中营里,他目睹了父亲死在纳粹的毒气室里,母亲死在了纳粹的机关枪下。由于斯帝夫当时染上了肺病,生命垂危,被美军送往波兰一家地方医院治疗,一年后他用顽强的毅力战胜死神,并返回德国。斯帝夫用了两年时间同德国政府交涉,试图挽救家族在战争中失去的巨大财产。同时,他开始自学 经济 和 法律 ,以早日完成父母亲的遗愿。 1955年,他在《泰晤士报》上看到了美国驻英国大使夫妇为爱因斯坦举行追悼会的照片,他敏锐地从照片上感到大使夫人就是他的小贝蒂。他马上来到美国大使馆,求见大使夫人,但遭到了工作人员的拒绝。斯蒂夫不死心,想通过伦敦的朋友关系联系上大使夫妇,不巧第二天,德国有急事发生,他只好匆匆返回了柏林。两个月后,为了寻找贝蒂,斯帝夫再次来到伦敦。他失望地得知上任大使夫妇已于一个月前结束了任期。他从新大使那里听说了贝蒂的情况,知道她已经成为了母亲, 丈夫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绅士,斯帝夫心中既欢喜又怅然。他知道他们已经分别了近18年,虽然对于自己来说战争是永远无法愈合的创痛,但是对于贝蒂来说,也许她更想忘记那一段 历史 。 斯帝夫忍痛没有再去美国寻找贝蒂,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家族事业的振兴上来。他把父亲转移到瑞士的财产收了回来,同时开始在 金融 和建筑业寻求 发展。为了安慰父母的在天之灵,从50年代末开始,他联合其他与自己有同等遭遇的人们同德国政府交涉,以获得政府的战争赔偿。但是,诉讼之路漫长而坎坷,也就是在他几乎绝望之时,他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了在美国有一对曾经做过英国大使的格鲁尼夫妇,正致力于帮助流亡美国的犹太人的重组事业。同时,那位朋友在闲聊中透露了格鲁尼夫人曾经收藏了一幅毕加索的名画《手拿烟斗的男孩》。 后来,他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了格鲁尼夫人曾经收藏了一幅毕加索的名画《手拿烟斗的男孩》。可以想象斯帝夫在听说这个消息时内心的震撼!他万万没有想到,凝聚着自己所有珍贵的初恋记忆的那幅画竟然被贝蒂珍藏着。他再也忍不住了,第二天,他就办理了去美国的签证。神秘遗嘱见证跨世纪传奇 当他开始走近贝蒂的时候,他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斯帝夫觉得从客厅至花园的路漫长而艰辛,他几乎走了28年的时光。贝蒂挽着斯帝夫的手臂来到了书房,给他看那幅画。他在那幅画前站了许久,眼泪一直没有干过。最后,他习惯性地走到那幅画前,试图翻看那幅画的背面。最后他们都笑了。 他见到了格鲁尼先生,两个男人只迟疑了一秒钟,就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格鲁尼先生对斯帝夫说的第一句话是:“那是一场可耻的战争,是人类的耻辱。”而斯帝夫对格鲁尼所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从懂事起就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贝蒂一生幸福,而你做到了,我也许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但是我很想说谢谢你。” 第二天,斯帝夫不顾格鲁尼和贝蒂的挽留,执意要早日返回柏林。临行前,贝蒂坚持把那幅画还给斯帝夫,斯帝夫说道:“你有两个理由必须拥有这幅画:一是你替我的父母保全了这幅画,使它避免落入他人手中,他们在天之灵一定非常欣慰;二是这幅画在你的手里,至少是我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气。” 在随后的岁月里,格鲁尼夫妇不遗余力地呼吁美国各大媒体关注战后对犹太受害者赔偿等 问题。从70年代起,《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 时代周刊》等著名媒体纷纷开始大幅报道这方面新闻,为斯帝夫取得最后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不久,德国莱茵河沿岸开始修建大坝,政府同斯帝夫交涉过后,开始批量购买他的土地。 斯帝夫回到了柏林,继续着他家族的事业。直到快50岁的时候,他才娶了奥地利姑娘爱得嘉为妻,并生下了四个孩子。战后几十年的时间里,斯帝夫使家族的财产翻了几番。80年代中期,斯帝夫隐居在家族的古堡中,深居简出。 1996年,格鲁尼先生辞世。2年后,贝蒂的健康严重恶化,她再次致电斯帝夫,希望他能够在她还活着的时候收回他家族的画。斯帝夫坚持并亲自到美国看望了贝蒂,说服她打消了这个想法。由此,贝蒂留下遗嘱:如果在她死后,斯帝夫先生依旧拒绝接受这幅画,那么她的儿子们可以将这幅画拍卖。拍卖收入三分之一留给她的子女,三分之一捐给世界残疾儿童基金会,三分之一捐给以斯帝夫·格奥尔格先生命名的任何慈善机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书精选 | 3 Comments

七号琴室(1)-糖果

“Ms. XX, I want to give you something… " 在我的七号琴室,一大早,五岁的小女孩Evangeline,在上她的钢琴课前,放下书包,拿出书本。一如平时,用那种平淡的语气跟我说,要给我不懂什么咚咚。。。。给我什么呢?纳闷中。 伸出小手,递给我的是。。。一粒彩色包裹的薄荷口味糖果,很常见的那种。 第一次碰到钢琴课的学生给我东西,竟然是糖果。有点哭笑不得,应该是我请她吃糖果才对。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小女孩,拿后就说谢谢咯。 到了下午,我就忍不住吃掉了,味道还不错。 以前在学校任职时,倒是有个学生给我一个她父亲从韩国买回来的精致锁匙圈,被我收在盒子内。人家送礼,我通常都是舍不得用。 话说Evangeline, 我教了她两个月,她跟其他同龄的小孩相比之下,似乎没有什么音乐细胞,分不清高音和低音符的差别。没关系,我有的就是耐心,或许还没有开窍。 今早,她弹钢琴到一半,又从口袋内,拿出棒棒糖,给我。。。 我说了谢谢,忍不住问她:“你不喜欢吃糖果吗?” “不喜欢这个可乐口味。” 原来真是空欢喜一场,不要的糖果才给老师呀。有点不甘心,继续追问:“那么,你上次给我的糖果,也是你不喜欢的咯?”小妹妹摇头说,上次那个糖果,家里买了不少,是她喜欢的口味。哦,心里比较凉快些,是我这个大人多心了! 心情鸟语:文静的小妹妹,你要加油呀!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1 Comment

如此芳邻

回去鸟窝,本来是一件开心事。然而,隔壁搬来了一对年轻夫妇,举动实在令人讨厌。我家种了不少水果,目前是红毛丹的季节,我家的果树也不例外,果实累累。然而,才搬来一个月多的邻居,跟我们抢吃。 下午,我和老妈看电视,听到隔壁传来几个男人说话的杂声。我妈开门看个究竟,原来是邻居正攀爬上篱笆,看起来似乎是从铁篱笆爬入我家偷摘红毛丹,正在爬回另一边。 “你摘取你那边就好,不要过来,等下被狗咬。” “不会,你的狗软弱” 天啊,怎么有那么不要脸的家伙?臭男人还带来几个少年摘取红毛丹。看到我妈站着看他们,他们就给一点面子,灰溜溜的驾电单车离开。傍晚,我爸在庭院,照料他的果树等等,我则忙着拍照~拍到了我最爱的百香果树,就像葡萄树一样攀藤的植物。看到隔壁家的一幕,实在嚣张~他们几个人去而复返,放在石椅上的一大堆黄色水果~不用说,我家的红毛丹,一个个光明正大的吃得津津有味呢。厚脸皮! 我爸忍不住开口说:“我另一半说,以前的邻居都从来没有摘取我们的水果。你们一直摘取红毛丹,那我们要吃岂非没有了?”臭男主人指着石椅上的红毛丹说:“你要啊?可以拿去。她说可以摘”(我妈可没有说可以用竹竿拿那么多,不包括这边)“那些都还没有熟透” 这些人,贪吃得要命,还没有完全熟透就迫不及待摘取了。另一棵人心果因种靠近隔壁篱笆,也不能幸免。我家的这只黑狗,似乎跟之前的比较之下,比较不凶。但,我爸认为,狗的凶性很难说,毕竟不是主人进入我家范围,难保它不会突然袭击。而另一只小白狗,隔壁邻居似乎要讨好它,还喂它吃东西,被我撞见。更奇怪的是,隔壁邻居莫名其妙的带来一只大土狗,似乎跟我们示威,惹得黑狗不快。我们少吃红毛丹,自叹倒霉也罢了,他们还常烧垃圾,害我眼睛干燥又伤风鼻塞。我爸则发现,他们烧毁的是红毛丹壳为主,真是的。 据知,那个31岁,上半身都是刺青的男主人失业一段日子了,撒谎连连,其26岁的老婆怀孕,没工作。夫妇常常吵架,有时则播放很大声的歌,吵杂声多。 斜对面的马来邻居,一听到有xx搬来,就皱眉头说:以后得锁好门;华人邻居则称,我家的果树很快就会被扫光,果然不出所料。 我妈担心以后不能出远门了,几天不在家,不知道隔壁又会搞什么鬼,我只怕后院的母鸡和鸡蛋会不知所踪。心情鸟语: 心肠坏坏的,希望他们缴交不起房租搬走。 没有安全感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