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发展心理学课。感想

很久没有来这儿写东西。一是忙碌于学业,二是烦躁(心情不够好就怪天气热),三是我又开始写日记了(短篇心情记事多一些),没有心情写太多。 这几天周末都在上课-密集课程-发展心理学的课。其实说穿了,都是大家出来报告评论论文,(Critique of the research study)。我跟同学兼好友一致认为大家的表现都很好,他有点担心竞争性而难以拿到好分数。这也难怪,那些成绩不理想或发觉念心理学麻烦的人,在读完基本的学士学位,毕业就早已离开。据我所知,我班同学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准备继续念研究所的。呈现报告占了35%的总分数,不能忽视。每个人报告完毕,都得主持讨论会,跟大家讨论相关的研究报告。 我挑选的这个 Relational Schemas & Developing Self: Perception of Mother and of Self as joint predictors of Early Adolescents’ Self-Esteem 是相当复杂的一项研究,但我在准备powerpoint时,就尽量用浅白的文字表达要点。毕竟,报告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左右。说到在新加坡做研究时,有位同学则表示,应该是写perception of maid对女佣的感知, 因为现今社会,父母忙碌工作在外,孩子接触最多的也只有女佣了,大家都忍不住笑。事后问同学,看得出我紧张与否,好友倒是说“看不出来呀,觉得你讲得很沉稳呢”,总算放心。 self-esteem一向来是我喜欢研究的课题之一,中文翻译为自尊心,这是最接近self- esteem的词汇。然而,我曾看到一篇报告指出,其实,华人根本没有真正表达self-esteem的词汇,自尊心的意思为self-respect多 一点。我们会说,一个人的自尊心强,“自尊心一般表现为维护自己的个人尊严,叫做个人的自尊心”。然而,洋人的self-esteem意思为,评估自我-evaluation of yourself, 比如说;我觉得自己不够好“。昨午,大家热烈讨论关于语言是否代表不同个性, 文化影响的报告题目时,我突然想通了,为何华人没有所谓的self-esteem。因为,华人是典型的亚洲人,亚洲文化比较趋向整体性,不鼓励个人凸现自我。然而self-esteem这个概念,是标榜个人主义的产物。对于集体主义collectivism的华人文化,没有这个元素,更没有这个词汇的必要。语言本来就是文化的一部分,所以,当你学会某个语言,潜意识/意识形态也不知不觉中吸收了有关文化。 其实,青少年或儿童也是我关注的一群,因为我总觉得大人年纪不小了,很难再重新雕塑性格思想 。换句话说,人老了,沉稳些但也相对的变固执了,不受外界影响。除非某个人经历人生转折点,大彻大悟,否则很难有什么突破性的改变。昨天下午,班上意见最多的洋人太太V, 倒是说到我们华人所爱说的:“三岁定终身”,其实是指两岁,因为华人年龄比西洋报数多一岁。我怎么没有想过这点哪!有一位同学的报告确实证明了这个论点是正确的,儿时的性格气质,会延续到成年阶段。实际上,也有相似的研究婴儿阶段而支持此论。尤其是Attachment theory依恋理论,初以婴儿作为主题,后来依恋理论扩展到成人之恋也是依恋行为,复制儿时的母亲依恋期,互相依赖信任恋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心理世界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