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小乌龟记事

  想当年,我在KL宿舍养了一只可爱的小乌龟,就是那种典型的青色龟,脖子有橙色花纹的。某天我从学院踏脚车回来,看到两个清洁女工拿着一个透明的塑胶盒子,里面有一只好像出生没多久的超小乌龟,体型大概是两角钱大小。她们说,是发现放在楼梯上,大概是被遗弃的宠物,问我要不要养。我对它一见钟情,可怜没人要的小动物,就点头收留它了。我把它安顿在我的宿舍房间门外旁的走廊上,乌龟嘛,不会有人偷的。   从此,我常跟食堂老板讨不要的各类蔬菜来喂它。有空,就用牙刷帮它洗澡。百般无聊或忙着学业啃书时,休息一阵就蹲在房间外,看看作弄它一下,叹气说主人就跟它一样孤单寂寞。它每次被吓到缩回安全壳内,但若同时连续几次,尤其是有美食当前,就不怕了。    放长假一个月,我不放心就交给朋友帮忙照顾,朋友还慷慨的买了乌龟食料喂它。结果,我的乌龟自从吃过食料后,竟然挑食,不肯吃任何蔬菜了。真意外!我就是不想喂它太有营养的食物,不然太快长大,变成大乌龟就没那么可爱。   后来毕业了,带回老家,我在外地工作,所以由爸代养。   小乌龟原本放在客厅,体型越来越大的它曾爬出盒子,一度离家出走。我还一度担心乌龟不懂死在哪一个角落了,老爸说乌龟应该没事,也没嗅到什么臭味,应该躲在屋子内。它失踪两个月后,我回家后趴在地上东找西找,总算找到了,原来躲在书橱底下冬眠,一动不动。接下来,当然是搬家,让它安顿在更大的桶内,有自由活动的空间。   我妈很不喜欢,说乌龟的大桶挡位,结果被放进厕所。从此,小乌龟的命运也改变了。。。   我不知何故,某天突然梦到小乌龟,我梦到跟它一起游泳。。。好奇怪的梦,就像几米漫画笔下的梦幻事物一样。 梦醒后,我还一直追问家人:我的乌龟还好吗?我妈还说,没怎样啦,敷衍我。几个星期后放假回家,我迫不及待找乌龟,却找不到了。   “妈,我的乌龟呢?” “哦。。。不知道啦”~心不在焉的回答。 “喂,放在哪里了?” “哎呀,送人啦!你去问爸啦”   我问爸,爸又推三阻四的,说问妈。我心想大事不妙了,完了。。。 在我一而再三的逼供下,他们终于说,乌龟死了。我呆住。   “像一本书一样,放在厕所内,又没人用的厕所。比较忽略了。”   就在我收留它5年后,死了。事实上,乌龟就是太久没人换水,应该是病死的。毕竟,乌龟是长命百岁的动物。二个月在屋子内流浪,没水没食物,它都安然无恙。   那时的我,忙着古筝考试和工作,日子繁忙又不愉快的事情接踵而至,所以我想,大概是睡不安稳,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无聊梦。没想到,第一次梦到乌龟,它就差不多是奄奄一息的时候,我这个主人身在外地,救不了它的小命。为什么那么巧? 我好后悔没坚持说放在客厅,或带在身边。。。 哎。。。   我没掉泪,可是还是蛮难过的。写这篇哀悼文章的时候,还是很怀念它。每次,经过宠物店,看到一只只青色的小乌龟,总会勾起我以前饲养小乌龟的情景。或许有一天,当我有了自己的家,我会再养一只小乌龟。。。   心情鸟语:无言。。。想念养乌龟的日子。

Posted in 情牵动植 | 1 Comment

对不起,我未来的妻子

  (从论坛转载的文章)   不知道为何要写这样一个有些变态的题目,因为这所谓我要赔罪的人在现在根本就不存在。 只知道朦胧中醒来突然有这个念头,然后打开电脑,启动Microsoft Word,将字体设置成宋体小四…… 但是,当我敲下这题目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写它。无奈中,为无为而写,成了我一直染指文字的因由。 在主题姗姗出现之前,我想提一个哲人——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徒弟柏拉图。 柏拉图在最近的一些年里被炒的很热,当然并不是因为他老师的风头,虽然苏格拉底有过不少的哲言,比如“未经检讨反省的生命是没有生存价值的生命”等等,而是因为他的“精神恋爱”说。 按照“精神恋爱”的法则,爱情和肉欲是互相对立的两种状态,提倡追求心灵沟通而排斥肉欲。 不过,在这里我并不打算针对这个费一番唇舌,毕竟从公元前400多年衍生到现在,人的价值观有了很大的迥异,精神固然重要,但惟存精神的恋爱已经很难被人接受,包括我自己在内。 而我想引述的是广为人知的他和他恩师的一段对话: “有一天柏拉图问老师苏格拉底是什么是爱情,苏格拉底叫他到麦田走一次,不回头地走,在途中要摘一株最大最好的麦穗,但只可以摘一次。 柏拉图觉得很容易,充满信心地出去,谁知过了半天他仍没有回来。 最后,他垂头丧气地出现在老师跟前诉说空手而回的原因:‘很难得看见一株不错的,却不知道是不是最好的,因为只可以摘一株,只好放弃,再往前走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到发现已经走到尽头时,才发觉手上一株麦穗也没有。’ 苏格拉底告诉他:‘这就是爱情!’ …… 又有一天柏拉图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婚姻,苏格拉底叫他到衫树林走一次,还是不回头地走,在途中要取一棵最好、最适合用来当圣诞树的树材,但只可以取一次。 柏拉图有了上回的教训,充满信心地出去,半天之后,他一身疲惫地拖了一棵看起来直挺翠绿,却有点稀疏的杉树。 苏格拉底问他:‘这就是最好的树材吗?’ 柏拉图回答老师:‘因为只可以取一棵,好不容易看见一棵看似不错的,又发觉时间和体力已经快不够用了,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所以就拿回来了。’ 苏格拉底告诉他:‘这就是婚姻!’” 乍一看这段话,我想十个人会有九个人表示认同,但是仔细分析分析,它还有两点蕴意: 一,最好的那株“爱情”往往不是你婚姻的对象,而这所谓的“最好”总是产生在对过去的回忆,但如果再让你回到曾经的那个时间点上,你恐怕还是不会发现这“最好”的存在。 也就是说,你所认为最美丽的爱情其实是失去之后的自身幻化出来的产物,并不是那段爱情本身,而如果你还没失去或者还没经历,也就不会有“最”的感觉。 二,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又有人说:“婚姻应当以爱情为基础。”这两种说法都经常被挂在嘴边,可却矛盾得不能再矛盾,一边是坟墓,一边是基础,而且还是自掘坟墓、自断根基,岂不是怎么都死路一条? 不过有一点大家忽视了,那就是婚姻往往容易量化,而爱情却比较缥缈。换句话说,如果有人问你婚姻,你自然会掰手指数出诸如“经济基础、义务、抚育儿女”等等;而如果问你爱情,你就可能会茫然。 所以,婚姻应以爱情为基础是没错的,而葬身在坟墓里的爱情是因为还把对爱情的理解停留在“一见钟情、轰轰烈烈”的阶段,但这些感觉往往很容易退色和淡化的。如果把婚姻后的爱情广义成“互相依赖、情深义笃”的情感,坟墓也就自然不会,至少是很难出现了。 也就是说,看完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的那段话,不要就认为爱情和婚姻有什么本质的排斥,或者喟叹最爱的人为什么终不能一生拥有。虽然婚姻中的爱情和婚姻前的爱情是两回事,但并不是说婚姻中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了,而是说在得到杉树之后,就该把拣拾麦穗的心情转化到珍视屋里的杉树了。 谈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对于我自己而言,最好的那株麦穗已经失去了,那么应该去砍砍杉树了吧,但很遗憾,却不能够。 我太习惯用纯粹去迎接一种未然了,而如果在我心里依然总有一株麦穗的存在,那整个麦田对于我也就只有那一株而已;更不幸的是,一旦这株麦穗终不能被掬在手中,我就连砍杉树的心情都没有了。 而如果心里总惦记着那麦穗,但还要去砍杉树,然而带回来后又不能好好珍惜它,给它全身心的爱护,那么何必当初去砍它呢? 不过人有时是要屈服很多无奈的,一生也不是仅仅为麦穗而活。如果有一天我老爸老妈非要给我找棵杉树来,而这又是我不能逃避的“义务”,那么怎么办呢? 我只有在今天写下我的歉意:“对不起,我未来的妻子,因为如果你不是那株我心里的麦穗,我将无法爱你。”   鸟儿读后感~   "最好的那株麦穗已经失去了,那么应该去砍砍杉树了吧,但很遗憾,却不能够." 因为找不到麦穗,所以很多人情愿单身吧,当然,单身理由可以有很多。 可是,我不同意,就因为“你不是那株我心里的麦穗,我将无法爱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书精选 | 1 Comment

X-files:酒店惊魂

  终于写完两篇车大炮,接下来,还得应付Lexical Decision, 加上两篇文章。最近一直在华乐论坛闲逛,打发无聊的日子-几乎每天坐在电脑前写研究报告。刚发表灵异故事,顺便搬来这儿分享一下。   说说我的同事的经验。 她去云顶住酒店的时候,跟亲戚住下两间和拼的房(两间中间相通一个门的)。 晚上,其他亲戚去赌博,她提早睡觉。迷迷糊糊,不知清醒或发梦中,有个陌生女人把她连同枕头狠狠拉下床。 惊醒后,发觉自己,竟然睡在距离床很远,靠近窗口的地板上,还有枕头也是。一般上,就算梦游,也没有带枕头一起。。。。怪异。她也蛮大胆,继续爬回床睡。心里默念:“我只是过来睡一晚,没有得罪你什么,请不要打扰” 隔天早上,其叔叔睡另一间房间(两间相通一个门的),整晚睡不下,看到她的窗口旁,就有一个女人一直站在那儿徘徊整夜。。。 云顶酒店流传很多这种灵异故事的,因为很多人自杀。。。下次各位要小心,避免那些如意号码的房间哦,赌徒最爱。。。天晓得,赌博是十赌九输,输到倾家荡产时,往窗外一跳。。。这是我同事提醒的。 另一个亲戚讲的酒店住宿经验,是看到有女工在洗她房间的窗口,她起初还叫她出去,没经过同意擅自办事。可是,她不理会,洗着洗到窗口外。。。几十楼的窗口。。。   心情鸟语:灵异事件,永远让人津津乐道。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2 Comments

这是什么动物?

    尾巴尽头拍不到是因为不想拍到老爸的手,尾巴被拉扯的它呲牙咧嘴,不爽啦   尾巴实在长!   如果没放答案,你会不会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动物?很陌生,还是熟悉感?或许,动物园有见过,还是报章电视?   这只不速之客,是我差不多两个月前拍到的。那时,我和爸拍完狗和鸡的照片,准备回家时,突然听到前院“砰”一声,好像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下来。当时黄昏灰暗,看不清楚。   “大概是猫吧” “不对,好像是什么野物”   “是吗?怎么会有野生动物从树上掉下来?” “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受伤吧”   我和爸凑前查看,当然,他是先锋,我只敢跟随后面。都不知道是什么动物,难免战战兢兢。   “这是什么动物啊?很像狐狸,但又不是。。。” 我看到了,是一只比猫长又大的小型动物,灰色,有黑色条纹的不知名东东。老爸走近它,它就发出很不欢迎的深沉嘶叫声,呲牙咧嘴。它一边慢慢移动身子,可是动作缓慢,显然不太灵活的,不健康。   我难得看到稀客,手头上有相机,当然不可能错过。可悲的是,因为太暗,根本看不到我的镜头可以拍到什么,只能尽力对准它的方向猛拍。   刚好,隔壁邻居的马来女孩走出屋外,我们就抓紧机会问问看。 她比我们厉害,一看就说这好像是有班兰叶香气的动物。哎呀,我这下子就懂啦,原来是civet cat麝猫。班兰叶味道的动物,我以前在亲戚家看过的,只是它是夜行动物,只见其身影常常在电缆上走动跳跃,跳到树林内。听过亲戚说,其朋友看过不知何故死在电缆上的麝猫,皮毛慢慢剥落,很可怕。   眼前的这只麝猫,怎么处置?爸就说将它赶到后院去,拉起它特别长的黑黑尾巴,慢慢拖。它当然很不爽,一直盯着爸,继续呲牙咧嘴,但体力不支,所以任由摆布。老爸说,怕它死在庭院内,而且Ronnie我家的狗肯定不会放过它,所以最后将它丢到班兰叶植物上,就在后面没人住的屋子。     上网找到的麝猫相关资料: ~~~~~~~~~~~~~~~~~~~~~~~~~~~~~~~~~~~~~~~~~~~~~~~~~~~~~~~~~~~~~~~~~~~~~~~~   麝猫(拼音第四音she)是一种身长腿短的食肉动物,全球估计共有15~20种,分别属10~12个属。主要分布在非洲、南欧和亚洲。毛茸茸的尾巴和小耳朵有点像家猫,嘴巴突出。各种麝猫的皮色比较杂,一般是浅黄色或灰色,上面有黑色的条纹或斑点。身长一般在40~85厘米之间,不包括13~66厘米长的尾巴。体重从1.5~11千克都有。   分类 食肉目、灵猫科 栖息地 大草原非洲麝猫大多于夜间活动,独居,个性害羞。有排便于固定场所的习惯,作领域记号。且门腺会放出麝香物质.“麝猫香” 是从香猫尾部的一个囊体里提取出来的分泌物,…每隔九天便用棍棒的末端在囚禁的麝猫身上取得肛门腺分泌物——麝猫香。据说世界上最贵的咖啡就是用它制造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牵动植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