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几岁算老?

  ~不好意思,八月尾写的,一直拖延到现在才挖出来发表   读了今天29/8/2007的英文免费今日报Today,某某读者写的回响:“年长者,电影和快餐”有点搞笑心酸。短文诉说热带岛的年老辈,若是在非周末的五点前看电影的折扣高达五十巴仙。这个折扣有整十年以上的历史,但很多人不晓得这项优惠。只是看完电影的年长者,步行经过快餐店,看到里面的学生一族可以享有折扣,有点说不过去。身为年长的老一辈,辛辛苦苦工作了大半辈子,却比不上还没有经济能力的学生享有优惠。如何称老?热带岛人民,从五十五岁开始就有电影优惠;在国家体育理事会 (Singapore Sports Council),  五十岁算老;在银行,五十五;地铁站和榴莲壳” Esplanade” ; 六十岁。至于政府诊疗所,六十二岁。要等着公职金CPF,等六十五岁以上。   我自己呢,大概十六岁念中四那年,上完华文课跟导师闲聊一些学业前途的事。 “我觉得自己老了。。。” “才几岁的中学生就讲自己老。。。” “可是感觉上真的老了。。。” “。。。” 现在想起来好好笑。那时候,读着文学,读着名句精华就感慨岁月无情,人生短暂,所以自认老了。毕业出来第一份学校工作,思想上仍旧放不下多年的青春想背着书包上班,同事笑说:“你还背书包上学啊?”有点不好意思。是谁规定人老就要认老,背书包只是和学生时代挂钩?   十年后的我呆在热带岛,讲自己老,老这个口头禅从十六岁讲到今年二十六岁(被家人亲戚听到,肯定念一下:喂,你生日未到,等十二月年底才算二十六才对)今年开始突然觉得自己变更老,因为我老妈当年就在我这个年龄结婚,而且从去年年底开始正式收到第一份红帖,陆陆续续年龄相仿的朋友发婚帖,感觉上怪怪的。念着第二张文凭,自觉有点老,但是班上的同学,也有三四十岁的同学,工作啦,读书啦,一天天日子过,经验知识累积多一些也蛮高兴的,我好像不太老吧。   我一向来虽爱称自己老了,可是小时候的定义大概就是那些结婚准备组织家庭,会分红包给我的长辈,需叫叔叔,阿姨级的。然后几年后,他们有了小孩,更不用说,为人父母,不说他们老都不行。看看周围的人才毕业出来工作没几年就得成家,太快结束自由身,尤其是经济包袱一下子变得很沉重,肩膀上扛上的责任加倍。你不再可以随便一个人到处闯荡,公司要你出国公干,你心里有点放不下家里的大人小孩,摇头还是点头好呢?人越老,身份就多了几个,说好听就是成熟明白事理,说难听就是年老体衰,记忆体力大不如从前。。。不过也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还是如同小孩不懂事,老这个字眼,或许不能纯粹用年龄作定义。   突然想到某某说的:“我不可能不变老,但我还有可能年轻。”呵呵。说得不错,谈到的,应该是心境。保存童真好奇的心,热爱学习,继续冲刺,好好过充实的生活,就算年级大一点,还是谈得上“年轻”。所以得自我安慰一下,我这只老鸟,其实还是年轻的小鸟。   心情鸟语:岁月无情,人生短暂,再无聊再烦恼也只是暂时性,百年之后,一切都没什么重大意义

Posted in 生活点滴 | 3 Comments

论时论事篇-11月大马摘要

  1.十一月回到温暖的老山洞,走入客厅第一眼触及视线的是当天的热门新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又再次舞动短剑。理直气壮的理由:说那是马来文化,国民无需敏感担忧,那是代表保护人民的剑。前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强调,马来人传统文化中只有轻吻马来短剑的做法,高举马来短剑展示权力并不是马来人的传统文化。 他指出,在马来传统文化中,马来短剑也不被视为传达和平的信息,而是代表战争。提到希山慕丁指自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后,马来人社群已有很大的转变的问题时,安华指出,其实新经济政策只造就一部分的马来资产阶级,其中包括巫统和巫青团领袖,因此,他们至今仍极力维护这项政策。公开举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的巫青团长阿都拉欣–前马第一个吻剑,可能这会成为他们的招牌动作。某某社论开玩笑地谈论若华人要举剑为文化,或许选择全民通用的菜刀。哎。。。   2.最近泰晤士报高教增刊的2007年全球大学排行榜中,大马本地大学排名滑落跌至200名以外,包括马大246, 理大307, 国大309。各大学校长,社会知名人士提出的种种解释,如马大校长说方式不利于东南亚大学的评分方式,论文被征引占了20%。至于热带岛大学都在百强之内(NUS-33名)。咱们的本地政府大学排名如何,反正一向来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所以我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过两天后的星期一(12/11)翻阅报纸看到这篇标题,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国无法挤入200强因他国大学进步太快”。再看看内容摘要, 原来是尊敬的教育副部长韩春锦大人说的话,本地大学素质并没有退步,只是跟不上其他国家的速度而已。他形容就像龟兔赛跑的兔子因骄傲而被乌龟迎头赶上。好一个啼笑皆非的理由!   3.巴生议员建造豪奢住宅如皇宫,拿督查卡力亚搞高调办万人聚餐会,后说其有屋子只花300万零吉,很多房间又有游泳池,61岁前他只住在廉价屋呢。短短数年内翻身之快,令人称羡。   4.建造前呈报两千万,完毕后变成耗资三千万建造的牛只宰场克容纳上千只牛,养了数百只羊,却完全没有使用宰牛场。据报道,连基本设施如沟渠都不完善。   5.小学是否该以英文出题的数理科考卷 ~ 继续争论中。巫青团副团长凯利在大会上说应用母语教导,相信很快会改变政策。   6. 柔佛州有高达13亿的房屋卖不出,70%为土著保留单位。房地产商柔佛分会多次建议州政府改变政策,依旧无动于衷。这些房子,连土著都不爱,因为若要卖给非土著的手续久,比实价便宜15%。可惜。。。       7.  耗资400万令吉建竣后,丢空2年的霹雳州公园机构大厦酒店(Perbadanan Taman Negeri Perak),在轰隆隆声中倒塌!这座建立在万汀湖畔,充作管理柏隆皇家公园机构办事处及酒店的建筑物,楼高两层,总耗资900万令吉,分有两期工程;耗资400万令吉的第一期工程,于2005年完工后,空置迄今。天孟莪州议员拿督哈斯波拉说,霹雳州公园机构大厦倒塌前两个月,曾出现裂痕,当时霹雳州工程局曾派人维修,想不到事隔两个月,整座大厦竟然倒塌.他指出,建筑在50尺斜坡上的大厦,竣工时仍安全及坚固,相信是气候转变引起倒塌。 ~看到整座建筑物倒塌,实在夸张!浪费我们人民的血汗钱。唉。。。   8.两个月前看到的新闻真是气死,雪州士拉央市政局主办捉狗比赛 还给予酬劳!Pertandingan Menangkap Anjing Antara Jawatankuasa Penduduk. 丰厚奖金 :–RM 15,000 (冠军),R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论时论事 | 2 Comments

热带岛金融市区美食介绍~ 分享篇

  我觉得在市区工作的一大好处是方便找美食,便宜又好吃!当初还以为CBD 的东东应该贵些,相反地,很多只有$2 的午餐,让人吃得饱饱的。     相信在Raffles Place/Tanjong Pagar 工作的大家应该很清楚这两间最热闹的美食中心: 1。Ah Moy Street Food Centre:很多美食,讲不完。 2。Golden Shoe CarPark food court:推选杂菜饭两摊,其中一摊的炸鱼很好吃,面粉皮薄薄的,沾有酸甜酱。还有日本餐摊位也很可口,尤其鸡肉蛋饭。 二楼的Nasi Bryrani, Nasi Lemak $2 任选四样菜也不错。   当然还有不少冷气的,如China Square等,虽有历史性,但食物纯属普通等级的Lau Pa Sat。   工作的午餐时间,我本来热衷于去Golden Shoe 吃,但是,后来懒得走较远,就爱上了Amoi Food Court 。它是有二楼的小贩中心,大概有近百摊,食物也很多样化,中午时间又有分派免费中文小报-我报。   最想介绍我最爱点的煮炒~顺豪迷你锅 #02-127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吃喝玩乐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