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卡耐基精彩语录- 《 如何停止忧虑,开创人生》 vs 心理学 vs 鸟儿的话

  今天呆在家里,凉爽的天气,有点毛毛雨。。。想分享一下我很喜欢的卡耐基精彩语录- DALE CARNEGIE -美国作家兼演说家, 很喜欢他的书,浅白易懂,他的书,至少有三十六种语言翻译。 关于他的更多资料,不妨用google.com 搜寻。http://www.google.com.sg/search?hl=en&q=%E5%8D%A1%E8%80%90%E5%9F%BA&meta= Results 1 – 10 of about 1,610,000 for 卡耐基. 各大书局皆有出售。 ========================================== 现代心理学家最重要的一个发现就是, 科学证明为完成自我实现与得到快乐,自我牺牲与纪律都是必要的。所以呢,我们最好不要浪费时间,多努力奋斗,但也别忘了休息。 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Jung:” 我的病人中有三分之一都在医学上找到任何病因,他们只是找不到生命的意义,而且自怜。“所以越忙越不会想太多烦恼,但不要忙到盲掉,健康被牺牲。 某家石油公司的人士主任,面谈超过六千人,他说:“谋职时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能做自己。他们常常不能坦白回答问题,只想给你他认为你想听的答案。”这一点我感同身受。 Sir Walter Raleigh: ”我写不出莎士比亚风格的书,但是我可以写一本我的书。“所以我一直没放弃写作,写一写心情点滴,写废话,写感言,分享分想。 另外,如果你支持Deficit motivation psychology theory的话,应该不会对以下几位心理学家感到陌生。。。我绝对同意这个理论,但也不能否认,很多人因之更沮丧而自暴自弃的掉下去,但终究得看性格心态加上环境而定。 心理学家:Alfred Adler穷尽一生都在研究人类及其潜能,曾经宣称他所发现最不可思议的一种特性,乃在于[人具有反败为胜的力量]。 心理学家:William James曾说:“我们最深的弱点,给了我们不可预期的助力。” 哲学家尼采认为优秀杰出的人“不仅能忍人所不能忍,并且热爱这种挑战。”我最爱的柴可夫斯基俄国音乐家,如果他的婚姻不是那么悲惨,逼得他几乎要自杀,他大概也写不出我最爱的天鹅湖芭蕾舞曲Swan Lake,悲怆交响曲Symphony #6,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书精选 | Leave a comment

想念钢琴古筝的鸟儿。。。

  喜欢努力认真的追求梦想,虽然周围人多数摇头反对。。。叹息说我不认清现实, 但我不管,也不想理会这个金钱挂师的社会,对,我是我行我素的鸟儿,但有什么比做自己喜爱的事来得痛快欣喜呢?   很难形容那种曲高和寡的悲哀,我喜欢的东西,很少人一样喜欢。。。   我真的很爱古典音乐,华乐,还有练习乐器-钢琴古筝, 尤其是古筝,心醉不已,这是一个不会弹也很好听,历史悠久的中国乐器。为了学好古筝,我当年心甘情愿放弃高薪和较有前途(对现实人来说)的工作, 一心一意的编制我的古筝梦。我一考完社会热门电脑系,就答应自己大学毕业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学古筝,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学到第八级,就像录影带的那个中国小女孩,行云流水的弹着“战台风”。当年2003-2004年为了学古筝,不知花了多少心血,牺牲很多很多说不上来的悲哀。。犹记得,第一次弹到断弦,花了近半小时才成功换新弦,一不小心就扎破手,古筝不愧是流血流汗流泪的乐器,比钢琴需要更多力气来弹奏。最喜欢练中国少数民族舞曲系列,很有文化味。   每次看到那张第八级古筝文凭,我还是很感概和欣慰,成功证明梦想并不太遥不可及,跟考到第八级钢琴文凭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音乐大师,纯粹是兴趣玩票性质加上努力下苦功。音乐给我很大的力量,让我在人生低潮时也能坚毅地面对。就算日子再孤单再无奈再辛酸,我知道我其实并不寂寞。在热带岛居住的这段日子,没有乐器的陪伴,让我有点失落,但幸亏还有收音机和MP3的安慰, 及欣赏华乐团,交响乐团表演。   至于钢琴,我个人觉得较难掌握,一:乐谱比古筝谱复杂; 二:少了弹奏技巧上的变化,感觉上比较不好玩。 话虽如此,我每次一坐下来,心中最爱弹的第一首曲子就是柴科夫斯基的天鹅湖主题曲 Swan Lake http://www.balletmet.org/Notes/Tchaikovsky.html 唯一我会背谱的古典音乐。这是非常动听伤感的芭蕾舞曲,哪个学古典音乐的人会不懂他这首大作?弹钢琴的享受,就是让双手在黑白键盘上来回飞快的“跳舞”,再踏一点peddle, 感觉就是一级棒!   不要问我钢琴和古筝,哪一个比较重要。。。 一些朋友问起,我答不上来。其实两个就像爸爸妈妈,少了一个就没有渡渡鸟的存在了。 此刻的我,思乡病。。。 当然也好想念这两样宝贝。。。多希望将它们带来热带岛,只可惜两样乐器太大了,不可能的可能。  

Posted in 跳动音符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