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7

现代女人真幸福。。。

  哈佛大学1890年,一位了不起的心理学的教授,Funtionalist 提倡者,热爱教学的William James 不顾他人反对,录取一位女生Mary Calkins 在他的博士研究班上课,她一进场,所有学生都退席(那是女人没有投票权的保守年代),结果WJ只好亲自教导。她不负师望,完成博士学位的所有要求,成功击败所有男生考获第一名。想不到哈佛否定她的成就,只肯颁发姐妹院校Radcliffe College的普通大学文凭degree。Calkins拒绝不平等待遇,不接受这张文凭。她很争气的在1905年成为权威美国心理协会的第一位女主席,亦是杰出的记忆研究学者。   讽刺的是,百年后的今天,1996-2002年,超过三分之二的心理学博士生都是女生,5/7的女人当选美国心理协会的主席。(心理学课本翻译)   还记得以前在报章上读到的中国版本: 同样那个年代,有某某好心的老师教课,决定打破常规,收女学生。他登广告,生意冷清清。不死心的他,将家中的女佣们(他是很有钱的少爷)硬性规定要教育她们,而且身为老师的他在课堂上还得隔着窗帘授课,因为男女授授不亲。我忘了结局是什么,但依稀记得是99%是负面的。。。教育女学生计划宣告失败。   所以说,现代女人真幸福。。。能够跟男生一样受教育学习知识。一个有受教育的母亲不是更方便栽培下一代吗?我真难想像如果我是古时的女人,没机会求学识字,出外工作赚钱。。。但这不包括保守/贫穷国家。像伊朗,我曾在读者文摘中得知,一个女大学教授被校方辞退,原因是她授课在黑板上写字时不小心衣角滑落而显露手臂。可悲啊,真不知道是否该将女人包裹成木乃伊就不会想入非非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心理世界 | 2 Comments